<nav id="r8owu"></nav>
  • <wbr id="r8owu"><source id="r8owu"></source></wbr>

    <nav id="r8owu"><listing id="r8owu"><small id="r8owu"></small></listing></nav>
  • 當前位置 :主頁 > 行業動態 > 行業動態 >
    骨代謝生化指標對于骨質疏松癥診斷與治療的臨床意義

    骨質疏松癥是一種骨代謝異常的全身性骨病,因患者骨量減少、骨質量改變及骨強度降低,導致骨脆性增加,極易發生骨折。骨折是骨質疏松癥最嚴重的并發癥,且患者有較高的致殘率、致死率。骨質疏松性骨折通常無明顯外傷史,輕微損傷即可導致,且癥狀差異大,如胸腰椎壓縮骨折可僅表現為胸部、腹部及季肋部疼痛,首診多就診于內外科,易造成誤診、漏診。骨強度由骨密度和骨質量決定,臨床上通常用骨密度表示骨量,且骨密度測定已成為骨質疏松癥的診斷標準,骨密度約占骨強度的70%。骨質量是骨骼構筑、骨代謝轉換、骨骼積累性破壞(纖維骨折)和骨礦化程度的總稱,骨代謝轉換在其中起決定性作用,而骨代謝生化指標可反映骨轉換狀態。骨密度不能測定早期骨質疏松的變化,在骨質疏松的監測中,骨密度的改變需6個月甚至1年時間,而骨代謝生化指標可以敏感地反映短期內的骨代謝情況,其改變可以先于骨密度的變化。筆者對骨代謝生化指標對于骨質疏松癥診斷與治療的臨床意義及其應用進展進行綜述,旨在提高對骨代謝生化指標的認識。

     

    與骨礦有關的骨代謝生化指標

     

    血鈣鈣作為骨重建和骨形成的重要物質之一,其與磷酸和羥基結合形成羥基磷灰石晶體為人體內主要存在形式之一。鈣作為骨骼的重要營養物質,是預防和治療骨質疏松癥的基礎。原發性骨質疏松癥的血鈣濃度一般在正常范圍內,否則需要考慮繼發性原因。血鈣指標不能作為診斷骨質疏松癥標準,但在預防骨質疏松癥上有一定參考價值。

     

    血磷磷的含量僅次于鈣,血磷主要有2種形式存在,即無機磷和有機磷。人體按一定的鈣磷比例調動骨骼中的磷,因此血磷的檢測對了解骨礦物代謝特別是磷代謝有重要臨床價值。血磷與血鈣一樣不能作為診斷標準,但對骨質疏松的預防和治療具有十分重要的臨床意義。

     

    甲狀旁腺素甲狀旁腺素是一種84個氨基酸組成的多肽激素,由人體甲狀旁腺細胞合成并分泌。主要作用是增加骨鈣吸收,減少尿鈣排出,是骨代謝過程中重要的調節因子。甲狀旁腺素對成骨細胞和破骨細胞具有雙重作用,即可增加成骨細胞的數量,促進骨生長因子釋放,從而促進骨形成,增加骨量,又增強破骨細胞活性,促進骨吸收,使骨鈣釋放人血。甲狀旁腺素具有顯著提高破骨細胞生物活性、加速骨吸收的生理作用,其分泌量與鈣離子水平關系密切,且受鈣離子水平反饋性調節。由于在正常代謝過程中雌激素可抑制甲狀旁腺素分泌,所以一些處于絕經期的女性患者對甲狀旁腺素較為敏感,老年男性患者則由于體內的雄激素含量降低、腎功能顯著減退而導致甲狀旁腺素的分泌量明顯增加。陳浩等研究發現,老年骨質疏松性骨折患者中有30%的人甲狀旁腺素水平升高。

     

    維生素D維生素D是調節鈣磷代謝的一種重要類固醇激素。維生素D在體內肝臟、腎臟經相關酶作用轉化成具有活性維生素D3?;羯俅ǖ妊芯拷Y果顯示,絕經后骨質疏松性腰椎骨折患者的血清25OHVitD水平明顯低于非骨折患者,絕經后骨質疏松性腰椎骨折與血清25OHVitD具有相關性。鐘務學等研究中發現血清25OHVitD水平與骨密度間存在顯著的正相關,血清25OHVitD水平可作為臨床上早期診斷骨質疏松癥的輔助參考指標,對于老年患者及早預防骨質疏松加重具有重要的意義。

     

    降鈣素降鈣素是甲狀腺濾泡細胞分泌的,由32個氨基酸組成的多肽激素。降鈣素抑制破骨細胞的骨吸收,減少骨鈣的流失。降鈣素與甲狀旁腺素作用相反,對維持血鈣平衡起著重要作用。陳迪等檢測96例骨質疏松癥患者和85例非骨質疏松癥患者血液中降鈣素和甲狀旁腺素濃度,發現老年骨質疏松癥患者血液中的降鈣素和甲狀旁腺激素濃度變化比較明顯,因此可作為骨質疏松的重要診斷指標。臨床研究發現,降鈣素能增加骨質疏松患者的骨量,降低骨質疏松性骨折的發生率,并且有止痛作用。

     

    與骨吸收有關的骨代謝生化指標

     

    骨吸收生化指標可反映骨吸收和骨轉換是快速丟失或是緩慢丟失,可用于預測發生骨質疏松的危險性。與骨吸收有關的骨代謝生化指標有抗酒石酸酸性磷酸酶(TRACP)、Ⅰ型膠原羧基末端肽(CTX)、Ⅰ型膠原氨基末端肽(NTX)。TRACP主要由破骨細胞釋放,破骨細胞活性增加,其分泌的TRACP相應增加;檢查血液中TRACP水平可反映破骨細胞活性及骨吸收狀態,其臨床意義在于TRACP增高見于高轉換型骨質疏松癥(絕經后骨質疏松)。李姝玉等對125例女性調查研究中發現,血清CTX與骨密度呈負相關,表明CTX可以作為監測骨密度的指標。

     

    王福斌等研究發現,血清Ⅰ型膠原羧端交聯肽原(β-CTX)作為骨質疏松性骨折的重要危險因素,對骨質疏松性骨折的預測價值更高,當老年女性骨質疏松癥患者β-CTX達到472.97pg/ml以上時預示高骨折風險。NTX是骨降解后尿中出現的一種最終產物,有研究認為NTX是反映骨吸收最敏感的指標。與CTX相比,NTX被認為是特異性強的骨吸收生化指標,但臨床實踐未證實該結論。張云林等對632例女性進行調查研究后發現,血清NTX與骨密度呈負相關,NTX水平越高,中老年女性骨質疏松癥患病率及患病風險越高。

     

    與骨形成有關的骨代謝生化指標

     

    正常骨代謝是由破骨細胞吸收舊骨和成骨細胞形成新骨保持平衡,維持骨量穩定。骨吸收和骨形成在時間和空間上緊密偶聯構成骨重建,絕經后雌激素缺乏和衰老所致的骨重建失衡可引起骨質疏松。與骨形成有關的骨代謝生化指標有骨特異性堿性磷酸酶(BALP)、Ⅰ型前膠原羧基末端肽(PICP)、Ⅰ型前膠原氨基末端肽(PINP)、骨鈣素。BALP是成骨細胞的一種胞外酶,大量臨床研究表明血清BALP定量測定與動態觀察可作為監測骨形成變化的有效指標,對骨質疏松的診斷、治療監測及預后判斷有著重要價值。通過對178名骨質疏松性骨折患者進行研究發現,再次骨折患者血清BALP水平比未再次骨折患者高,血清BALP水平對再次骨折有預測意義。骨膠原是骨基質的主要成分,其中I型膠原含量最多,達90%以上。骨膠原由骨細胞合成,在胞外酶作用下分解為PICP、PINP,在一定程度反映骨轉換狀態。研究發現,骨質疏松性骨折患者的PINP水平明顯高于未骨折的骨質疏松癥患者,骨質疏松癥人群的PINP水平顯著高于健康人群。崔寶甲等對70例絕經后骨質疏松性腰椎骨折女性患者和70例未骨折的絕經后骨質疏松癥女性患者調查研究后發現,絕經后骨質疏松性腰椎骨折的發生與血清PINP的濃度呈正相關,表明PINP對預測絕經后骨質疏松性腰椎骨折具有一定的臨床意義。

     

    骨鈣素是成骨細胞合成分泌的非膠原蛋白,是骨組織中最豐富的非膠原蛋白,占非膠原蛋白的10%~20%。骨鈣素與羥基磷灰石結合并存在于礦化基質中,破骨細胞活性增強時骨鈣素增高,因此其反映了骨轉化水平的綜合狀態。骨鈣素既能反映骨吸收指標,又可反映骨形成指標,關鍵在于骨形成與骨吸收代謝過程是否偶聯。在臨床實踐中因骨鈣素檢測的變異性、樣本的不穩定性及高生物變異等因素使用受限,骨鈣素的大N端片段比全段更穩定,檢測敏感性和重復性更佳。

     

    骨代謝生化指標的臨床應用

     

    骨質疏松癥診斷分型骨代謝生化指標因其敏感性高、特異性強,且檢測技術日益熟,有助于判斷骨轉換類型。如絕經后骨質疏松癥(Ⅰ型)屬于高轉換型,骨吸收指標明顯上升;老年性骨質疏松癥(Ⅱ型)以低轉換型多見,骨吸收指標和骨形成指標均降低。骨密度檢測是公認診斷標準之一,但仍有局限性,與骨代謝生化指標聯合檢測可較全面作出骨質疏松診斷。

     

    骨折風險預測骨代謝生化指標可反映骨轉換過程,可獨立于骨密度預測骨質疏松骨折的風險。李國新等對73例絕經后骨質疏松癥女性患者進行研究發現,骨質疏松并骨折組PINPCTX含量明顯高于骨質疏松組,但2組骨密度差異無統計學意義,骨轉換標志物對于骨質疏松患者的骨折風險有重要的預測價值。

     

    療效監測國際骨質疏松基金會(IOF)和國際臨床化學與實驗醫學聯合會(IFCC)推薦使用PINP與β-CTX作為骨轉換標志物的參考指標。相關研究表明,患者使用特立帕肽(Teriparatide)合成治療3個月后,總PINP比基礎值增加>40%表示治療成功;使用雙膦酸鹽抗重吸收治療的患者在治療3個月后β-CTX比基礎值降低35%~55%表示治療成功。

     

    指導用藥沈追孟對120例骨質疏松癥患者進行研究,對比口服碳酸鈣片和口服碳酸鈣片聯合靜脈注射唑來膦酸的療效,并檢測骨轉換生物標記物,發現唑來膦酸組TRACP水平明顯降低,骨鈣素水平未明顯降低,表明唑來膦酸可抑制破骨細胞活性,降低骨轉換,而且對成骨細胞影響較小。因此可利用骨代謝生化指標判斷骨轉換類型,指導患者個性用藥。

     

    監測骨折后的變化骨代謝生化指標可反映骨折愈合過程中的骨轉換狀態。李新萍等對147例老年椎體骨折患者定期檢測PINPCTX,PINP、CTX均在骨折后第2周達到高峰,升高幅度為基線值的1.5~2.0倍;PINP維持該水平至12周,而CTX在第3周出現明顯下降。但利用骨代謝生化指標變化的規律對干預骨折愈合措施的作用仍需進一步研究。

     

    總結與展望

     

    骨代謝生化指標還未廣泛應用于臨床,但其臨床意義重大,近年來臨床研究發展迅猛。隨著研究進展,新的指標及臨床意義不斷被發現,如何利用好骨代謝生化指標在骨質疏松中的變化規律是今后臨床研究的重點。雖然骨代謝生化指標敏感性高、特異性強,但應考慮到個體差異性、其他疾病影響及患者接受度低等局限性??傮w來說,骨代謝生化指標在預測骨折、診斷分型及療效監測等方面的臨床意義具有很大潛力。

     

    來源:中國骨與關節損傷雜志

    上一篇:外泌體的作用及其在口腔領域的研究展望
    下一篇:腦膠質瘤術前分級的MR影像研究進展
    分享到:
    ?
    <nav id="r8owu"></nav>
  • <wbr id="r8owu"><source id="r8owu"></source></wbr>

    <nav id="r8owu"><listing id="r8owu"><small id="r8owu"></small></listing></nav>
  • 午夜精品一区